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企业要闻
视力保护:
大山里的来客
来源:田西高速总承包项目部 作者:刘文学 日期:2019-01-02 访问次数: 字号:[ ]
  2018年12月24日,中国葛洲坝集团投建的广西田林至西林高速公路项目顺利实现重点控制性工程开工。至此,一公司田西高速项目筹备组完成使命。作为一群山外来客,他们用10个月的时间,走进大山、认识大山、融入大山,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大山的呼唤

  在滇桂交界的崇山峻岭中坐落着田林县和西林县。两县处于云贵高原向广西丘陵过渡的褶皱带,层峦叠嶂,丘陵起伏,山上林深草密。田林县东北有青龙山,西北有金钟山,南有六韶山作外围屏障。县境范围,无一平原,有海拔超过2000米的“桂西屋脊”岑王老山,也有海拔200米的河谷低地。西林县地势由西北向东南倾斜,土岭连绵,沟壑纵横。随山峦逶迤而形成驮娘江、古障河、那佐河3个河谷地带。最高点是古障镇王子山,海拔1883米。境内山多田少,地广人稀。一曲《田西山赋》,把两县的山和出行的难表现得淋漓尽致。

  句町古国,八桂新府。滇桂之交,脉连九峰。望林海茫茫,重峦叠嶂,云雾缭绕,隐天蔽日。虽不及扪参历井,亦足以抚膺长叹。

  田林者,左青龙,右金钟,南屏六韶,岑王老山布其中。险峻不可一语,崎岖不禁百叹。及至西林,襟三江,通五衢,古障王子宫保府。壁立千仞愁攀援,上下百里无平川。

  自田西几百里中,奔驰无大道,进出古来难。羊肠穿于壁谷,九曲十八弯。悲鸟号复水,子规啼重山。驮娘江水意难断,凤凰西飞翅难展。

  大山给了人们馈赠,又设置诸多险阻。秀丽的景色和丰富的物产让两县极具发展潜力,而串连两县的主要对外通道只有一条321省道,交通不便制约了两县经济发展,田林县和西林县是国家贫困县,西林县是中国能建的对口扶贫县。多少年来,两县人民都挣扎在贫困之中,就像黑夜呼唤黎明,大山呼唤一条高速路。

  12月24日,葛洲坝集团投建的田林至西林高速公路工程正式开工建设,两县人民终于盼来了希望。田林至西林(滇桂界)高速公路位于广西百色市田林、西林县境内,起于田林县潞城乡,终于西林县马蚌乡,全长199千米。项目估算总投资273.74亿元。这是葛洲坝集团乃至中国能建投建的最大的公路工程,也是百色市政府历史上投建的最大的交通工程。项目建成后,连接滇桂两省区的高速通道将大大缩短,极大地推动区域经济快速发展,助力两县人民脱贫攻坚。同时,也方便了人们出行,从西林到百色需要花一天时间的历史将宣告结束。这是一条情系千家万户幸福路、民生路和致富路。

  仿佛听到了大山的呼唤,葛洲坝人应召而来,汪国真的《山高路远》,道尽了葛洲坝人的心境。

  如果远方呼喊我,我就走向远方。

  如果大山召唤我,我就走向大山。

  双脚磨破,干脆再让夕阳涂抹小路;

  双手划烂,索性就让荆棘变成杜鹃。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对山的承诺

  绵延千里的桂西大地,纵横南北的高山丛林。如今的广西,八百里壮乡,旧貌换新颜,习主席题词“建设壮美广西,共圆复兴梦想”,广西迎来飞速发展。项目顺利开工建设,离不开葛洲坝集团和百色市政府的支持,但有这样一群人,为了加快推动项目落地,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和贡献,他们就是一公司田西高速项目筹备组。他们是项目整体推进的先遣队,是精挑细选的精兵强将,肩负着使命和重托。从3月份组建以来,为推进项目早日落地,做了大量的工作。

  在超大型公路项目管理领域,公司没有相关的经验,筹备组也是“拓荒者”的角色。为了获取成熟的管理经验,筹备组积极地“走出去”学习借鉴,去巴万高速、乐百高速、河百高速等同类型工程进行考察,把成熟的管理经验和好的做法“引进来”。在此基础上,筹备组对项目的管理模式进行反复研究讨论,提前编制完成了项目总承包实施策划。

  田西高速是PPP项目,前期准备工作千头万绪。主线全长有200多公里,且桥隧占比较高,项目体量巨大,施工难度大。为了摸清项目实际情况,提前预知项目难度,筹备组明确了职责分工之后,着手对项目沿线地质、现状道路、高压线塔、占压房屋、特殊作物进行调查。工程主线跨山过河,需要不断地跋山涉水,在很多地方,县道与主线之间是没有路的,为了获取最真实准确的数据,每天都要在深草密林中拓荒开路,柴刀、木锯、绳索成了最亲密的伙伴。有些部位地势陡峭、丛林密布,上下都要连滚带爬。像这样几百米的深谷,每天要爬好几个来回。双脚磨破,双手划烂,钻心的疼痛没能让他们退缩,缠上绷带,整理行囊,向着深山再次出发。他们都是凡胎肉体,都知道痒痛冷暖,是什么让他们选择坚持,我想,应该是老乡们脸上恳切的期盼,应该是对大山的承诺,誓要建成大道通途,带领乡亲脱贫致富。

  和山的约定

  当地壮民看到这群特殊的人整日奔波山间,好奇的问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来自何方。这个问题一时问住了大家,或许本身就有多重定义。他们是一群忙碌的人,身着鲜艳的红衣,头戴整洁的白帽,穿梭在群山之间,跋涉在碧水之上。他们是一群奇怪的人,有的只管低头看路,有的总是抬头望山,有的捡起山石研究半天,有的对着山路指指点点。他们是一群勤劳的人,笑脸比朝阳升起的早,寝灯比星星熄灭的晚,有时夜以继日,有时披星戴月。他们是一群智慧的人,谋划在大山之间,思考在水流之上,研究着如何铺路架桥,探索着如何开山掘洞,方寸之间勾勒出千里巨龙。他们是大山里最可爱的人。

  问他们来自何方,答案是五湖四海。或长于白山黑水,或起于黄土高原,或生于繁华都市,或出于塞北江南,因为同样的理想,来到葛洲坝,又因为不同的项目,散落在天涯。他们是同一张面孔,有共同的名字--葛洲坝人。在改革开放40年的经济建设中,他们做出了辉煌的成就。作为最早参与市场化改革的一群人,他们不待扬鞭自奋蹄,始终走在最前列。走遍大江南北,建设壮美山川,从葛洲坝和三峡的大坝到南水北调的渡槽,从上海崇启的高速路到苏州中环的快速路,从南渡江的引水渠到竹皮河的污水厂,从云南的机场跑到到南京的地下空间,都有葛洲坝人奔波的脚步和忙碌的身影。如今相聚在这里,他们履行着和山的约定,决定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唤醒沉睡千年的大山,建成横贯东西的大道通途。

  大山里的来客,聚是一把火,散若满天星。他们中有的人会继续奋战在这座大山里,有的人或许会离开,走进另一座大山,但无论身在何方,心里装着山川,和山的约定就不会变。无论何时何地,他们背上都有相同的七个字闪闪发光,他们是葛洲坝人。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